敬啟、那櫻花飄散的日子

正當街道上播報著這則新聞時,在某條不為人知的巷子裡傳出了陣陣的毆打聲,似乎還飄散 著些許的血腥味 「你這個人,似乎永遠都學不會教訓」他毫不吝嗇的一拳一拳的揍,那人身上多出了無數個瘀青和擦傷,嘴角也泛出血來

聽著他低啞的聲音在她耳邊向她訴說,她則訝異的回想起來似乎是有這樣子的事 她槌了槌他,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忘掉,害她自己一個人為她少了段記憶而苦惱 只見龍馬壞心的笑了笑 「也許是那天做太多,妳太累